低产。
日常都在打代码,所以很少画画,偶尔写写同人文_(:_」∠)_
产出全凭爱好,是个没什么名气的人,喜欢用爱产粮,认同用钱发电
温吞慢热活在空间死在小窗
可以勾搭
POT 越前龙马半脱粉,偶尔产粮不买谷,RS黑,谨慎关注,拜拜辽

【梦间集】手心(金铃索+越女剑+流光银刀/非cp向)

//脑洞源于金铃索的“手心,可不是能随便碰的地方。”内容情节全为自己瞎掰,不要当真_(:з」∠)_
//金铃索+越女剑+流光银刀,非cp向
//越女以前学过医术啥的是自己私设,我没看过原著。。
//慎入

  
       越女是个喜欢喝酒的女孩子,某日早早去市集上逛了一圈,捎回一瓶酒来边走边喝。不多时脸上便泛了红晕,脚步踉跄蹒跚,不知怎的到了一条小溪边,本想坐下来捧水洗洗脸,不想双脚打岔,差点摔下去。
       “小心!”
       幸得有路人相助,将她拽回来。越女经此一吓酒醒了几分,定睛发现救人者是金铃。
       她不好意思地咧嘴笑笑,脸颊不知是因酒气未散,还是因为窘迫而红彤彤的,“谢谢你呀,金铃哥哥。小妹给你添麻烦了……”
       金铃微不可察地叹口气,问:“你怎么在这儿?这里离营地很远了,赶紧回去吧。”
       越女乖巧点头,眼角余光瞥见金铃右手轻颤似有异样,便关切道:“金铃哥哥手不舒服吗?小妹以前有学过一点医术,可以帮你看看的。”
       “不必了。”金铃果断回绝。
       越女一愣,“诶?”
       见对方一副被自己吓到的表情,金铃便语气柔了几分,补充道:“手心,可不是能随便碰的地方。”
       越女反应不及,金铃便拂袖离去。
       下午回营地时,越女只看见了流光,那时他正将一捆枯枝扔在柴火堆旁,大概是为了夜里能有充足的柴薪来燃火。
       越女小跑过去,还边喊“流光哥哥”,把这个白毛吓个半死。
       “你干什么?!”流光拧着眉毛回过头来,凶着一张脸,“我又没聋。”看见越女跑过来,他又一下子像泄了气的气球,“有事吗你?”
       不过越女可没放过他刚才放下的那堆柴,“诶,原来流光哥哥在帮大家搜集干树枝啊。”
       流光不出意料地红了脸,别过头去不承认,“谁说我是特地去捡的,我只是在练功的时候看见有些干树枝挡路,就顺手拿回来了。”
       那您去的那条路估计跟其他人没在同一个季节。越女在心里嘀咕。“诶对了。”
       “怎么了。”
       “流光哥哥跟金铃哥哥很早就认识吧?”
       流光不明所以,“是啊。”
       “那你知道为什么金铃哥哥说,手心是不能随便碰的地方吗?”
       “你碰他手心了?”流光问道。
       “不算吧……”越女思考了一下早上的情景,细细说给了流光听。“不过本来我也没在意,后来发现好像金铃哥哥也总会避免跟人手心有接触的样子。”
       “原来如此。”流光不以为意,“那只是因为他需要用手心来掌控出招的力度和方向。”
       “诶?这么严重吗!”
       流光撑着下巴面无表情地看她一脸惊慌失措,“他可是金铃索啊,说白了就是一块绸缎,比任何刀剑都难以掌控。”
       他忽然想起很多年以前在终南山的时候,看金铃每日勤恳练功,却始终控制不好白色绸缎的时候。金铃把一切归咎于自己的手,于是日夜苦练毫厘之间的力道拿捏,也不肯让任何人轻易触碰他的手心,生怕他人丁点碰触就会损害到这常年累月积累的手感。
       后来自己云游四海,再见面时才知对方已然今非昔比。
       “虽然看起来有点矫情,可他的手心关系到的,可不只是输赢,”流光淡然道,“还有性命啊。”

end

评论
热度 ( 10 )

© 听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