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产。
日常都在打代码,所以很少画画,偶尔写写同人文_(:_」∠)_
产出全凭爱好,是个没什么名气的人,喜欢用爱产粮,认同用钱发电
温吞慢热活在空间死在小窗
可以勾搭

【梦间集】傲娇组打怪日常(流光银刀+金铃索,君子剑客串)

//感觉自己写出来不像cp所以没用cp常用的×

//私以为这俩更应该像排球队伍里的二传手和主攻手的关系,熟识且默契

//不过都很傲娇就是啦哈哈哈

//君子在这里设定是后来才和流光认识

//朋友圈涵盖天下的流光【雾

//略有ooc,慎入

  金铃说不清从何时认识的流光,好像从记事开始、从意识里有古墓这个门派观念开始,他就认识流光了。

     可流光所习并非刀法而是剑法,且从未进过古墓,行事风格更与其他同门完全不同。他是如此的格格不入,然古墓里的人还是和他混得很熟。

     嗯……用这个“混”字总觉得不太适合古墓派的人,可是用在流光身上似乎莫名恰当。

  这么想着,金铃的视线落在了流光隔壁挥剑斩魍魉的小君身上,他是流光离开终南山古墓后,在浪迹江湖时认识的朋友。从二人的熟识程度上看,怕是比得上自己这个与流光算是半个同门的人。

  思绪飘忽间,金铃一时未觉身后寻得缝隙朝自己扑过来的一只魍魉。

     等他意识到身后气息不对,转身白绸飞出直冲来犯之敌,才惊觉流光早已闪身过来替自己斩了那不怀好意的东西。

     所以现在他的绸缎缠住的是流光持刀的右手……

     事发突然,金铃仓促间难以收回白练,牵扯几下反倒让流光乱了身形,魍魉趁乱攻击,躲闪不及的流光抬臂格挡,被抓出数道血痕。

     “流光!”小君瞥见这边有状况,急急喊着,但碍于魍魉数量太多,一时脱不开身。

     血色很快染红了流光的白衣白发,但他没有停下,反手换个阵势,银刀破空划开面前所有魍魉的脖颈,“哼,一群碍事的东西!”他低声吼着,目蕴怒色。

     联系方才的事故现场,金铃心里总有点膈应。

  他抿唇不语,将白绸从流光臂上抽回后又借势击退旁边几个扑上来的魍魉,扫空周遭麻烦,捏诀默念,发动固本培元。

  对象是流光。

  战得正酣的流光发觉自己臂上伤口正在愈合迅速,连带消耗过半的体力都在刹那间恢复。他知道这是什么招数,于是回头看金铃。可没等自己说些什么,金铃就背对着他一边兀自收拾魍魉,一边道:“谢谢你帮我挡了那只魍魉。”

  流光别扭地哼一声,强辩道:“多事。谁说我是帮你的,我只是刚好看到它挡在那儿,”他扬臂再斩两只魍魉,“顺手一刀解决了,免得碍事而已。”

  金铃面不改色,没有回他。

 

  小君已经清扫完了自己这片儿的魍魉,目睹那边后半程的经过,只叹自己对流光还是不如金铃那样熟悉,毕竟要换他自己肯定就怼回去了。

  只有熟悉到能预料对方下一句话的人,才会在此刻一副“我就知道你会这么狡辩”的冷漠脸吧。

————

后续大概会继续写一些傲娇组日常嘿嘿嘿

评论
热度 ( 20 )

© 听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