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产。
日常都在打代码,所以很少画画,偶尔写写同人文_(:_」∠)_
产出全凭爱好,是个没什么名气的人,喜欢用爱产粮,认同用钱发电
温吞慢热活在空间死在小窗
可以勾搭

【短文】两个小傲娇啊,飞到花丛中啊(不是

//脑洞一发,主将为流光和金铃的我,每次开自动都觉得他俩有种蜜汁默契和嫌弃(。
//略有ooc

    在流光还是一个小屁孩的时候,曾经迷路在终南山繁茂青葱的山林里。偌大一个终南山,芳菲草木和飞虫鸟兽在小毛孩子眼里,即使白天是趣味十足的玩物,夜里也会变成惊悚吓人的鬼魅。

    失了方向的流光不知所措,慌里慌张的原地转了一整夜,直到天亮了都没找到出路。他急得憋红了眼眶,一整晚紧张兮兮四处乱窜,眼看天光大亮反而是累得不行,没办法,只能躲进一处石缝里昏沉沉睡了半天。

  他本不是个会睡得很死的孩子,但那天实在累得不行,等到他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对自己的头发动手动脚,才蹭的一下翻身坐正,顺带一声条件反射般的大叫:“不要碰我!”

    金铃被流光这一动吓得不轻,连连后退不及,跌坐在满地枯黄草叶上。

    他偶尔一次离开古墓,行经此地见到石缝里一坨银白色的毛茸物体,还以为是哪只嗜睡成性的小猫在这里呼呼大睡。本是心情大好上前撸猫,没成想这手感极佳的白毛下面竟是一个人。

    “对,对不起……”讲真他真的被吓到了,不过金铃在看清那人面容后,却发现这是个熟人,“流光?”

    流光其实没睡醒,坐起身后两片耷拉着的眼皮死活抬不起来,就和他额前那长的让人恨不能剪掉的头发一样。他摇摇晃晃地嘟着嘴巴,倒是没了刚才那凶巴巴的气势,只含混不清地嘟囔:“特别是……我的头发……”

    “啊……抱歉……”金铃还有点没缓过来,不过很快他就回过神来,拍拍身上的灰尘残叶,跑上前去摇着流光快要倒下去的小身板。“流光快醒醒!天都亮了!大家都在找你,快起来要回去了!”

    流光虽说没睡醒,可意识还是有在渐渐清晰的,更何况金铃这么一摇。而他几乎是贴着自己耳朵嚷嚷的话,就像清早驱散山林里层层雾霭的阳光,将流光脑子里的朦胧混沌一扫而空。

    好不清爽。

    “好吵啊……我知道了金铃……”他皱着眉头嘟囔着,抬手想要扒掉金铃还在摇晃自己肩膀的手。再不制止金铃他觉得自己的肩膀就要脱臼了。“我只是困了在这里睡一觉而已。”他睁开眼来,金灿灿的眸子里还有些朦胧雾气,倒映着金铃一身的淡金色,却像盛了那明媚的阳光,极是好看。

    金铃本还有些陷在这双眸子里的,听到对方嫌自己吵,一下就不乐意了:“那你继续睡吧,我不打扰你了。”言罢起身,甩了袖子头也不回地走了。

    “喂!”流光急了,匆忙起身,连拍拍身上的尘土都没有就赶了上去。

    金铃回头瞥他,“怎么?”

    他话没说完,流光就急急辩解:“我才不是怕迷路,我是看你一个人走路太孤单,怕你寂寞了,才过来陪你的。”

    金铃回过头去,平平淡淡的哦了一声,脸上却不自觉的笑了。

    你就吹吧。

end
其实最后是想写:流光你个死傲娇(。
不过太ooc了就改了。
我爱流光。

评论 ( 6 )
热度 ( 17 )

© 听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