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产。
日常都在打代码,所以很少画画,偶尔写写同人文_(:_」∠)_
产出全凭爱好,是个没什么名气的人,喜欢用爱产粮,认同用钱发电
温吞慢热活在空间死在小窗
可以勾搭
POT 越前龙马半脱粉,偶尔产粮不买谷,RS黑,谨慎关注,拜拜辽

『龙哀』网王行(七)

 //想虐虐不起来结果放飞自我系列
//才发现这个忘了加tag。。

 

26.

  再次出门参与下一场比试时,越前走路带风,一身白底蓝纹的短打服恰到好处地衬出少年人的意气风发。虽非队长,却是队伍里第一个踏出青学大门的人。

  “哦,因为他太矮了,大家怕他走在后面别人看不见。”

 

 
27.

  此役对阵冰帝,单双打各两轮过去后,双方二比二战平。最后这定音之锤的得主将在迹部景吾和越前龙马之间决出。

  这是一场好戏,这俩人虽然互相不怎么认识,但却很早的时候就结下了梁子。

  只因土匪头子和傲慢医女出去约会的时候路见了不平拔了球拍相助,而不平事端的制造者正是这位冰帝馆主。

  “哟,猴子山大王。”越前站在迹部对面,隔一张网,翻着三白眼盯他,“终于要和你一决雌雄了。” 

  灰原坐在场下,没有躲在任何人身后,自然也就成为了许多八卦人士的焦点。不过这会儿她还不是很紧张。

  “小哀,”菊丸歪了头来问她,“为什么小不点管迹部叫猴子山大王啊?”

  灰原认真地回想了一番当时的情景—— 

  冰帝馆主光天化日之下强拉硬拽花季少女。 

  仗义路人拔球拍相助,三个回合逼退对手一众强悍的手下。 

  对手最后松手离去,却对少年放了“本大爷记住你了”的狠话。 

  倒真是一幅英雄救美的好戏,不过当时是那个女孩所在的队伍与冰帝打赌比赛输赢,而赌注便是他们输了的话女孩要答应跟迹部约会。

  嗯……说好的愿赌服输呢……以及这姑娘没有上去打比赛吧干嘛要让人家做赌注……

  打住。灰原回过头来一想当时的场景,发现迹部身后是一帮甩着鼻孔看人的家伙,有实力的家伙傲慢些虽然再正常不过,但一群人以那样的姿态出现……

  灰原回答:“因为他当时的样子很像猴子山的大王。”

 

 

28. 

  灰原勉强从这场打得很玄乎的比赛上收回视线。

  虽然自从来到这京城以后她就经常能看见神乎其技的网球手,见过打脸的绕场的一接就会手腕骨折的球,但是像上面那两个人一样仿佛能够感受到如剑客对决般森寒气场及凌厉剑气——不,应该叫球拍气——的,真不多见。

  但是她也知道,这些都不是重点。她静坐原地,在气氛随比赛而紧张的人群中冷静地监控周遭一切。 

  苍蓝天幕之下,日光灼灼逼人。

  这种天气最不适合比赛了,一来阳光可以晒死个人,二来阳光也能闪瞎个人。

  群众观赛的热情也随时间推移而逐渐减弱,何况这场比赛是在下午最晒的时间开始,而现在夕阳西下,是个人都饿得前胸贴后背了,更别说那两个激战半天的人。 

  最后他们累趴了。

  货真价实的累趴在场上,然而比分是三位数的平分。也就是说,还得有人站起来破局,谁能起身,谁就是赢家。

  就是现在。

  灰原站起身,“我去给越前的水壶装点水。”

  选手们的随身物品都放置在台下,这是他们今天的第一场比赛,里面的东西可以说分毫未动,水壶也一样,滴水未少。

  可没有谁对她的行为表示异议,龙骑馆主只是点头,其他人也没有发问。

  “准备了。”大石盯着场地边角里两个似乎要走去哪里的黑衣人,提醒自己的小伙伴。

  坐在后排的桃城兴奋地朝场上喊:“越前!站起来!”

  仿佛信号一般,越前闭着眼睛忽地便睁开来,而同时,对面的迹部也晃晃荡荡地支撑起身子,只有还未起身的越前才看得见他隐藏在被汗水浸湿的凌乱发丝下的轻笑。

  “小鬼,装的还挺像。”
 

 

29.

  现在站在灰原面前的是两个身材高大的男子,他们全身几乎都要被黑色包裹,只有腰间所别刀剑带着别的颜色。

  姑娘双手抖得厉害,只是因离得远自己又竭力压制,才没让手中盛了滚烫开水的水壶泼洒一地。

  那两人旁若无人地走近她,灰原也强定心神迈开步伐。每走一步,灰原都能听到自己心脏在胸腔中愈加强烈的跳动声以及成倍上升的跳动速度。这颗小心脏像是要从里面蹦出来一样,撞得人心慌。 

  直至双方擦身,那黑衣人才轻飘飘地吐出一句话来,悠悠地飘进紧张万分的灰原耳中,“没想到当初服了药的雪莉,竟然还脱胎换骨的活着。”

  “是啊,幸亏我们及时发现那药不仅能让人在水下存活,还能让人返老还童。”另一人堵在灰原正前方,凭借绝对的身高优势给姑娘制造了强大的心理压力。还用鼻孔哼了一声,轻蔑地说道:“好久不见啊,医生。”

  灰原压抑住内心紧张得想要用热水泼得这二人重度烫伤的冲动,抿着嘴唇没有出声,内心却冷冷地回了他一句“好久不见啊大鼻孔先生。”
 

 

30.

  “这帮人虽然只在江湖上为非作歹,但多少有影响到朝廷各方各面的事情。”

  “所以你们也早看他们不顺眼了吧。”

  “哼,不过一群蝼蚁。本大爷还不至于把他们放在眼里。”

  “千里之堤也是溃于蚁穴的,不可大意。”

  “呵。这些人虽以帮派为名,不过背后应该有其他势力在撑腰。要一锅端可不容易。”

  “我也没想着这次就能把他们一网打尽,不过好歹还是能拔掉一个毒瘤,不是吗?”

  “想得倒是简单,万一你们那位大夫不同意当这个诱饵呢?”

  “没这个万一。”

tbc

评论
热度 ( 4 )

© 听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