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产。
日常都在打代码,所以很少画画,偶尔写写同人文_(:_」∠)_
产出全凭爱好,是个没什么名气的人,喜欢用爱产粮,认同用钱发电
温吞慢热活在空间死在小窗
可以勾搭
POT 越前龙马半脱粉,偶尔产粮不买谷,RS黑,谨慎关注,拜拜辽

『龙哀』网王行(二)

//原著剧情基础上有修改的架空武侠设定,注意避雷
//本来想借着哀酱的口吐槽一下杀网结果好像自己不知不觉把她融进了吐槽对象里(。
//以下是正文。

6.

    没等多久就看见有人来招呼越前去大堂后面的球场里比试了,少年似乎已经跟灰原熟得可以直接寄放包袱。于是姑娘和自家师父糊里糊涂地跟了上去,差点以为这是谁都可以进去观赛的设定。

    结果刚进了后院就被一个眯眼笑的男子拦了下来,“二位是那少侠的亲属吗?”他悄悄地指了指越前。

    “不,我们是初到此地的郎中,和他是萍水相逢。”师父答道,刚想问是不是不能进来看,那人就打断了他。

    “那太好了。”那人依旧眯眼笑着,灰原有点怀疑这人是不是眼睛天生就很小或者睁不开,“我叫不二周助,是这里的球员。最近大会将至,我们正好缺个随行大夫。”

    灰原暗戳戳地吃了一惊,“打网球会受伤?”

    自称不二的人低头看她,“是的,虽然大多数时候都只是小伤,不过,”他忽然睁开眼睛,蓝色的瞳眸盯在灰原吃惊的脸上,“偶尔也会有受重伤的时候。”

    他猜这个小姑娘是因为第一次知道打网球会有如此高的风险才一脸惊愕,其实灰原只是惊讶于此人眼睛原来有这么大。

    视线回到场内,与少年对战的是一个长手长脚包着头巾的男子,他的回球在底线左右来回,引得越前只得左右往返,看着都觉得累。

    灰原看了看四周坐着的其他人,个个都披着毛巾喝着水,但是表情轻松,大约是刚才轻松应战过那几位在少年之前的挑战者。

    “因为我们只有八个人,”不二还站在他们身边,注意到灰原目光所及便猜出了她的所想,姑娘抬头看他,他便回以温婉微笑,“要应付这些挑战者,就得每两个人轮着来了。”

    “可是你们看起来也不累啊。”灰原如实说出了自己所见。“虽然在擦汗。”

    不二笑意更深,“那是被太阳晒的汗,跟那些人打根本就不会出汗呢。”

    灰原瞅了他一眼,心道这话要被刚才出门那人听了估计会哭得精神崩溃吧。

    “不过。”不二又出声了,灰原再看他时,意外发现此人又睁眼了,阳光下被刘海微微掩了些的蓝眸仿若深潭,看不透彻,“这位少侠应该是个例外。”


7.

    越前赢了。

    赢了第一个的包头巾男子,也赢了第二个戴眼镜的人。

    观赛的都是青学球馆的学员,所以没有人给这个挑战者喝彩,也没有人给他递毛巾水壶。尽管视线都集中在他的身上。他就像灰原所说,以一个踢馆者的身份,孤独地来……

    哦呀,她鼓掌了。

    清脆的拍掌声在鸦雀无声的大院内一下一下地响着,像撞钟人敲在古老铜钟上一样敲在所有人的心头。原本聚集在越前身上的视线现在全都转移到了拍掌的人身上,甚至包括少年自己也愕然地看着为自己鼓掌的她。

    不知是故意忽略还是享受其中,灰原就拍了三次掌,然后从越前寄放在她手上的包里掏出水壶,递了过去。“恭喜呀。”她微微仰着头,明眸盛了些温暖的阳光,即使于她而言只是一个流于表面的祝贺性微笑,现在也平添了丝温柔。

    越前愣了半秒,接过水壶,嚣张地咧了嘴角,“还差得远呢。”

    这是他的口头禅,虽然用在这里自己也自觉意味不明,但现在他心情好得只想说这句话。

    灰原也心情很好地回了一句话:“那我就等你拿了天下第一再来祝贺你吧。”

    四周哗然一片。

    终于,少年再不是一个人孤独地离开了。

   “不好意思,这次大会的话名次是以团体为单位排序的哦。”不二笑眯眯地提醒。


8.

    灰原第一次看见双人组合的网球比赛,是在青学接到其他球馆的邀请进行练习赛的时候。她也正是那时才知道原来正经比赛不是像当初越前踢馆时一样的一球定胜负。

    不过那会儿她只顾着憋笑就是了。

    越前和另一位同为正选学员的桃城武组成了所谓的双打,但是这两个特立独行的人根本就是个双打的菜鸟。两个人在场上边打边指责对方,没撞到一起就已经是奇迹了。

    灰原差点就看不下去。

    好在后来这二人创新了招式,用单打的方式双剑合璧怼了回去,才没输了这第一场比试。虽然最后还是被馆主龙崎以丢脸为由处罚了。

    内容是跪地一个时辰外加一杯乾汁。

    “乾公子自己有比试,师父走不开,就由我来给二位端茶倒水了。”灰原拿着两个水壶走过来。

    桃城跪在地上哭丧着脸,“你手里要是真茶真水该多好啊。”

    旁边越前死撑着没让自己抖得太难看。

    灰原眸底闪过一丝狡黠的微光,自从进了这青学球馆以后她便学会了最先进的化学武器:乾汁。这个青学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伟大发明在督促学员们日益精进自身技艺的道路上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甚至于其他球馆都效仿不出来。

    越前肠子都快悔青了:自己当初怎么就进了这里啊!

    “喏。”灰原递过来的水壶挡了他的眼睛,越前只能听见对方的声音,“快喝吧。”

    这轻柔的一声催促,换在别的地方大概会让人心甘情愿地喝下去,可面对乾汁,少年只觉得这话如同厉鬼勾魂无常索命。

    旁边的桃城喝下那一壶后已然石化,越前认命地拿过沉甸甸的水壶,仰头饮尽。

    喉间淌过的是沁人心脾的清凉,还稍稍带着点茶香。

    越前发现自己喝完乾汁还活着,激动兴奋之余他发现灰原脸色好像有点发红。

    “啊……糟了……”少女难得支吾起来,心情大好的越前简直想去雇个画师来把她这表情画下来,“我好像拿错了……”

    少年愉快地嗯了一声,转动水壶看了上面的标识,愉快地脸红了。

    “……抱歉。”他拿的是灰原的水壶。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以后水壶不要买太大众化的型号规格。

--TBC--

评论
热度 ( 5 )

© 听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