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产。
日常都在打代码,所以很少画画,偶尔写写同人文_(:_」∠)_
产出全凭爱好,是个没什么名气的人,喜欢用爱产粮,认同用钱发电
温吞慢热活在空间死在小窗
可以勾搭
POT 越前龙马半脱粉,偶尔产粮不买谷,RS黑,谨慎关注,拜拜辽

『龙哀』网王行(一)

//cp都打标题上了越前龙马×灰原哀
//注意避雷
//大概是个段子体的文风,肝不动大长篇了。。
//标题直译就是哀酱视角吐槽杀网(。
//原著基础上的架空武侠设定
//我真是条干啥啥不行的咸鱼。。
//越前龙马吧有同步更新求围观啊

1.
  “剑是凶器,网球是凶器,你,也是凶器。”
  初听这句话的时候灰原还在奇怪为什么网球会是凶器,那时她倒是没有对最后一句话有什么异议,因为她干的的确就是夺人性命的勾当。
  所以在一个月后被渔民从茫茫大海中捞起来时,她没有将自己过去的身份告诉他们,而是伪装成了一个失去记忆的小姑娘。
  “看来是被拐卖的啊,这衣服都不合身。真是可怜。”
  淳朴的渔民没有怀疑她的说辞,这也让本来只想装失忆的姑娘意外地发现自己缩小了的身体尺寸。现在的她看起来顶多只有十二岁。
  哟,看来那药吃不死人,只会让人返老还童啊。
  不过,也不错。

2.
  她第一次看人打网球的时候也没觉得这东西有哪里可以杀人,虽然当事人的确被对手用球拍砸中了额头,流了一小滩血。
  灰原心想幸好当时师父和自己就在旁边看热闹,不然这小子估计要好一会儿才能找到包扎伤口的医馆。
  “谢谢。”少年看起来也不过是与她现在一般的年纪,在灰原给他包扎完后就翻着兜儿想找钱还,结果翻了半天没找到。
  姑娘没说话,只是看了眼旁边的师父,毕竟收不收费是由他老人家决定的。
  不过想想又不是人家要求他们多管闲事的啊,算来也只能是自己好心相帮?所以对方有什么必要还钱啊……灰原心情有点复杂。
  “不好意思,我钱袋丢了。”少年语气有点窘迫,脸上却还是泰然自若没什么表情,这个年纪能有这样的淡然实在是让灰原忍不住想多观察他两眼。“请问二位是哪家医馆的先生,我日后一定登门……”
  “我们不是京城里的。”师父说话了,“听说最近会有网球大会,我就带着徒弟来凑凑热闹。”
  “您也是打网球的吗?”少年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变化,可灰原总觉得他挺期待的。
  师父笑了笑:“不,我只是个爱好看人打网球,顺便帮那些在打球的时候被人揍了的家伙治治伤的郎中。”

3.
  灰原现在师从的是一个乡野郎中阿笠,自己以前在西洋所学的医学底子现在成了她聪颖的天资。老家伙一高兴,带着徒儿就往大城市进发。
  这个名叫越前龙马的少年就是他们到达京城后遇到的第一个人。
  他不是京城的人,千里迢迢来到这里只是为了参加网球大会。
  刚才在城外与他一战的家伙就是因为看不起他年纪轻轻,于是出言挑衅,最后却被越前的外旋发球打得落荒而逃。
  “这个网球大会,”灰原问,“是什么?”
  师父揉了揉她的脑袋,哈哈笑了起来,“就是各地网球好手互相切磋比试的一个大会啊。小哀你一定是第一次来吧。”
  毕竟我是失了忆的人啊师父……不过就算没失忆,自己也的确是第一次来。她有点好奇,这种被称为凶器的网球,到底有什么地方可与剑相提并论。
  灰原心里想着,伸手理了理被揉乱的茶色短发,不过少顷又被携着草木芬芳的微风拂得额前碎发纷飞。
  同样被撩乱了刘海的还有越前,男孩子的粗神经让他直接把垂在额前墨绿色的碎刘海一手抹到了头顶,露出一点都不锃光瓦亮的缠着纱布的脑门。
  “这风真是让人不爽。”他咕哝着,大概是因为纱布的原因,原本给颜值加分也没怎么妨碍到他视线的碎发现在莫名触了他的逆鳞。
  但是这造型太喜感了,喜感得灰原不禁噗的一下笑出声来。
  “小哀?”手动将刘海夹在头顶的越前忽然转头看她,猫一样的眸子里波澜不惊。
  灰原看着他的眼睛,忍住笑意并以同样波澜不惊的语调回答:“我叫灰原哀……”
  结果还没说完她就忍不住了。

4.
  初来乍到的三个人自然而然的扎了堆组了队,一同进了京城。
  距离网球大会还有两个月的时间,城里到处都有着与这场盛事相关的讨论和布告,越前在其中一张布告前停了下来,眉峰渐渐锁紧。
  灰原上前去看,一眼便看见了最关键的那句话:本次大会不接受个人报名,只接受球馆团体报名。
  身边这家伙一看就不是那种会被束缚在球馆里的人。
  “看来你得去找人收留你了。”她说,“不过也得看人家愿不愿意。”她话里没有带刺,也没想过要去挖苦对方。只是听的人会怎么理解,常常也不是她能决定的事情。
  越前没说话,反倒是四下张望了一圈,目光锁定在一家名为青学的网球馆上。
  灰原循着他的目光自然也看到了那个地方,不过对方忽然说出来的话却吓了她一跳:“我把他们都打败不就可以了。”
  灰原狐疑地瞥了他一眼:“踢馆?”
  越前没有再回答她,拉了拉肩上的包就迈步向目标踏步走去。灰原本来还没想着跟他一块去,倒是阿笠师父催着她跟上。茶发少女眨了眨眼睛一脸疑惑。
  “我们也要找地方落脚啊!”
  姑娘翻了个白眼。自家师父还真是指望着靠给打球受伤的人治伤来养活自己啊。
  但是真到里面见了他们的比赛后,灰原觉得这个生意还不错。

5.
  青学球馆进门的大堂里面比往常要热闹些,这些多出来的人大多是看热闹的,有的也像越前一样想要通过加入球馆来获取参加网球大会的参赛资格。
  加入青学球馆的条件很简单,打败两个正选学员即可。但是简单的条件往往更难达到。
  就在少年前脚踏进青学球馆时,就有人垂头丧气地顶着一身臭汗从里面踏出。此人身材高大肌肉发达,壮硕得像一块铁板。
  路过灰原时,她还能看见这人眼里蓄着没掉下来的泪。虽然能理解,但她还是觉得夸张了些,以及,连这样的人都输了的话,前方这个少年人会不会输得一败涂地啊……
  “又不是相扑。”越前忽然出声,微微地侧过头来,睨着身后有些惊愕的少女,“不是长得壮就一定会赢的。”
  灰原一时语塞,想起自己也没跟他说会一起过来,怎么听他这语气像是断定了自己会跟在他身后一样?而且还那么清楚自己心里在想什么?
  姑娘习惯性地陷入沉思,旁边的师父干咳了两声,唤回徒弟的神儿后便贼兮兮地轻声道:“那小子刚才回头看啦,只是你一直顾着看那个大家伙没注意而已。”末了又指了指灰原的脸,“你想的东西全写在脸上啦!”
——TBC——

评论 ( 9 )
热度 ( 10 )

© 听瓮 | Powered by LOFTER